当前位置:首页 >> 公司新闻 >> 品茶文化

茶叶文化与社会的发展

在时代的高点上推动文化内容、形式、体制机制、传播手段创新,解放和发展文化生产力..

一个论坛推出一座茶业大城

随着茶文化遗址的修复和茶产业的发展,湖州市已成为国内外茶人和关心茶文化人士关注的热点。2006年,湖州市人民政府向中国国际茶文化研究会提出举办第10届中国国际茶文化研讨会和首届陆羽茶文化节的申请,获得理事们的一致赞同。

为了筹备这一盛会,湖州市和长兴县两级政府拨出巨资,修建有关工程。在2007年举行的第4届国际湖笔文化节中,专门举办茶文化论坛,以“湖州——唐代茶都在当代的定位”为主题,邀请国内专家学者,就湖州茶文化的历史渊源和茶圣陆羽作出的历史贡献,发表论文,取得了丰硕成果。

专家、学者一致认为,湖州是历史上的古茶都。南朝宋·山谦之在《吴兴记》中明确记载:“乌程,温山出御荈。”六朝时期茶叶生产的龙头在浙江,在吴兴、在乌程,即现在的湖州。

湖州又是茶文化的发祥地,陆羽《茶经》就是在湖州写成的。中国国际茶文化研究会副会长程启坤教授说,《茶经》的问世是中华茶文化正式形成的标志,是唐代中期以前中国茶事的历史总结

论坛发言者认为,湖州所以能成为茶文化的发祥地,还与湖州历史上就是人文荟萃之地是分不开的。湖州的郡守,如陆纳、谢安、颜真卿、袁高、张文规、于頔、杜牧等,不论职位、人品、才学都是出类拔萃的。在唐代“以颜氏为中心的文人交游圈中的皎然、陆羽对湖州茶文化的影响是十分深远的”。在唐代,湖州一年一度的修贡,其规模和声势也是空前绝后的,最盛时达到了“役工三万,工匠千余,累月方毕”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一次创新致富一方茶农

      《大观茶论》云:“白茶自为一种,与常茶不同……有者不过四五家,生者不过一二株,所造止于二三胯而已……则表里昭彻,如玉之在璞,它无与伦也。”这是迄今为止,我们读到的历史上最早的对“白茶”的科学阐述。

    但是直到上世纪80年代,这个论述并没有变成现实生产力。1980年,湖州市对浙北地区的茶树品种进行普查,科技人员注意到了安吉县大溪乡横坑坞的一株白茶,其性状与赵佶在《大观茶论》中所说的白茶类似。随即开始做茶树品种选育实验,证明横坑坞发现的白茶品质优异,就由安吉林科所的刘益民主持用扦插的方法做无性繁殖。1981年成活288株,1982年移栽75丛,观察4年后,性状表现稳定。1987年进行区域性育苗试验,又取得成功。经过科学检测,白茶的氨基酸含量达到6.19%,比普通绿茶高出一倍,茶汤特别鲜美,而且叶色乳白,叶茎翠绿,招人喜爱。通过市场化的运作,安吉白茶身价百倍,新茶上市时,品质好的每斤标价可达2000元以上。白茶的种植面积也以几何级数不断扩大,现在,安吉的白茶种植面积已接近6万亩,与之毗邻的长兴县也发展了几万亩。就是离安吉几百公里的宁波地区也开始种植白茶。仅白茶一项,安吉的茶农就增收几个亿。最早种植白茶的溪龙乡农民盛振乾,财产已经超过百万。最早推广白茶的溪龙乡黄杜村的木竹塔组,12户农民靠繁育和出售白茶,早在2000年人均收入已接近万元。

        一项工程振兴一方经济

       湖州市长兴县水口乡顾渚村是唐代紫笋贡茶的原产地,我国第一个专门生产贡茶的机构——大唐贡茶院就建立在顾渚山下。茶圣陆羽撰写《茶经》时,多次深入顾渚进行实地考察,并将他的观察结果系统地写入《茶经》。

顾渚紫笋作为贡茶虽然延续800年,但到建国初期,贡茶院已经焚毁,只留下一些遗迹。所幸的是,顾渚山各条山岕特别是斫射岕一带,唐代遗留下来的古茶山,依然生机盎然。唐代修贡官员留下的三处块摩崖石刻,虽然字迹漫漶,但仍能辨认。2003年笔者与湖州陆羽茶文化研究会的同仁吃住顾渚,用一周时间,全面考察顾渚山周围的茶文化遗迹,实地观察顾渚山附近各条山岕野生紫笋茶的分布情况。认识到只要处理好保护与开发的关系,就可以把顾渚山建成以茶文化为主要内容的旅游胜地。为此,湖州陆羽茶文化研究会向湖州市、长兴县党政领导提出保护唐代古茶山,修复唐代贡茶院的建议。2004年,中国国际茶文化研究会刘枫会长率茶文化专家、学者亲自到顾渚山考察,郑重向市县政府提出重建贡茶院的建议。2005年,重建贡茶院项目正式列入湖州市“十一五”文化建设工程,并于当年开始施工,到2007年10月完成了一二期建设工程。

由于贡茶院的重建,顾渚山名声大振,浙江省内外来顾渚考察休闲度假的人与日俱增,最多时一天有10来辆大巴停在顾渚山下。当地农民把兴办“农家乐”作为主要的经营项目。据长兴县的统计,到2007年9月,顾渚村已发展各类农家乐41家,有床位800多个,年接待游客10多万人次,其中上海游客占80%左右。受到贡茶院的带动,一个地处偏僻的山区村庄,三年时间就成为奔小康的示范村。

时间:2010/3/9 0:13:30,点击:0打印】【关闭